家园味道

我踏着湿泽的泥土,忆起家园醉人的时候。只见稻叶齐,飞鸟鸣,村民忙,稚童游。

鱼趣

竟说田家风味美,稻花落后鲤鱼肥。“嘿,快来呀,看我发现到了什么?”童稚的声音响起,孩童蜂拥而至,来到发现惊喜的小孩身边。“哇,好多鱼呀。”他们异口同声地惊叹。“抓鱼咯!”孩子们挽起裤腿,纷纷下水,都紧张地看着水中的鱼,待鱼停在水中,他们猛得一扑,鱼却机灵地闪开了。他们很快发起了下一轮攻击,几个回合,童军战败,鱼儿们依然悠游地甩着尾巴!

但也有大一些的孩子,他们合力抓到鱼的,鱼猛烈地用尾,泥水溅到他们身上,仿佛是胜利的标志。

抢收

绿油油的田野到处都是带着草帽,扎着汗巾的人们,强壮的他们在田间不停地忙碌着,那一颗颗晶莹的汗珠从红润的脸颊上不停地掉了下来,就像下了雨一样。

六月的天,似孩子的脸,说变就变。突然乌云密布,伴随着闪电,雷公敲起了大鼓,一阵狂风后,紧跟着就来了一些铜钱般大的雨点从高空冲了下来。在雨中,一位老伯正在急忙忙地收作文着干稻草,旁边撤离的农夫们见着了,赶忙跑来帮忙,大家伙齐心协力将稻草全部收回。他们在田园中飞快地奔跑着,在雨中也快活地笑骂着。

戏说

丰收了,村里比日常热闹多了,因为每年村里都会搭戏台子,请人来唱戏。

河岸边,一个木制舞台异常显眼,戏要开始了,舞台下的村民个个躁动不安,欢声笑语地期待这场表演。这时红光闪烁,伴随着“咚呛咚呛,噔噔呛”,红色的帷幕缓缓拉开,浓妆艳抹的才子佳人纷纷出场,村民们戛然而止,投入地欣赏着表演。

“是是非非非亦是,真真假假假即真……”曲调清悠婉转,优美动听,村民们被歌声陶醉在其中,纷纷拍手叫好,台上的演员们受到鼓舞,表演得更卖劲。“噔呛、噔呛、噔噔,呛……”一场精彩的戏结束了,台下传来热烈的掌声。戏后,一些村民到舞台后和演员们寒暄几句,带些自家的鸡蛋,干果慰劳他们,戏里的悲欢离合,被徐徐清风拂过,温馨的余韵在娓娓戏说。

夕阳西下,人影散乱,回家路上语依依,即此羡闲逸。我想,这就是家园的醉人之处。

“家园味道”的一个回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